一些30-90岁的普通人,身穿浴袍,脖子上搭着毛巾,从最近的农舍走向冰窟窿。他们有男有女,有瘦有胖,把塑料拖鞋留在雪地上,小心翼翼地沿着晃悠悠的木梯下到冰窟窿中,在水中最多能泡上十分钟。结束动作是全身连头浸入水中。这时一定要捂住头顶,也就是新生儿的囱门跳动的地方,那里最敏感。最后是从容不迫、不慌不忙地出水,用雪擦拭身体。这一切都发生在世界上最寒冷的地方之一,一个叫丘拉普恰的雅库特小村庄。

雅库特是俄罗斯最大地区,面积超过欧洲和非洲的任何国家。这片土地以“双重严寒”闻名。地下是阴冷的永久冻土,厚达400米;地上是经常低于零下45度的空气。北半球的寒极就在雅库特。雅库和国的两个地方在争夺地球上有人居住地点的寒极称号,分别是上扬斯克区和奥伊米亚康区。

对普通游客来说,争论零点几度的温差异毫无意义。他们任何时候都肯定能玩上“雅库特礼花”,也就是洒水成冰。把一杯开水抛洒出去,瞬间在空气中冻成冰箭;或者睫毛挂冰花的。更高级的“寒冷征服者”则根据俄罗斯气象局的特别方法记录最低气温。这可不是纯粹的爱好,而是整个一个项目,参与者开展科学实验,挑战自己的耐力。这个项目的名称就叫“寒冷征服者”。

项目参与者每年最寒冷的时间1月底的“洗礼严寒”期间,前往冷空气聚集的低地。这全凭侥幸,因为可以选择不同的气象百叶箱和测量地点,然后骑驯鹿或雪地摩托车到达那里。大奖是官方承认的当年最低气温,考虑到全球气候变暖,它可能是地球上的最终低温记录。但在前往低地的途中,“寒冷征服者”必须在丘拉普恰歇脚。这是一项传统,最好不要破坏。总之,上路的第三天你就会开始相信雅库特的土地、水和原始森林之神。这种神奇现实主义的强大因素之一是在丘拉普恰观看“海象”,也就是冬泳者,他们在冰窟窿中不是锻炼,而是取暖。极限游泳爱好者有不同的绰号,芬兰人称其为“水獭”或“海豹”,北美人叫他们“北极熊”。但令人印象最深刻是意识到在茫茫雪地中,潜入一个小冰洞的不是什么毛皮动物,而是和你一样的人。并且他们根本不是专业运动员或表演者。

雅库特人是西伯利亚的名列布里亚特蒙古人之后的第二大土著民族,现在有约50万人口。他们的来历,也可以说与布里亚特蒙古人颇多渊源。布里亚特人居住在贝加尔湖周边,而雅库特人也来自那里,他们是13-14世纪因什么事不开心而迁移的,所以,在欧亚大陆东北角(东西伯利亚)的土著民族中,雅库特人具有些特立独行的习俗。他们的语言是突厥语系的一个偏远分支,在语言地缘学上,他们的疆土是突厥语族的一块飞地。有的资料说,雅库特人和尔族同源异流。还有资料说,雅库特人和哈萨克、吉尔吉斯人有瓜葛。 也有可能是匈奴人的后代。

雅库特人,零下50度的天气对于他们而言根本不是什么挑战。在天长日久的低温环境中早就习以为常。可是在这样的环境中,他们靠什么过活呢?说出来可能很多人都不相信。在这里蔬菜属于珍稀食材,受到低温限制,当地人必须要吃很多肉类才能补充能量,维持身体所需热量。所以他们都是靠生肉过活,每个雅库特人出门的标配就是生肉和一把小刀。什么时候饿了,掏出刀子将生肉切片蘸酱或者盐巴直接吃就行了。生鱼肉就是当地人比较喜欢吃的美食之一,鱼肉去皮削片味道相当鲜美。

在俄国人来到之前,雅库特人就是出色的铁匠,这是他们和欧亚大陆东北方的邻居民族的又一个不同处。但也有另一个相同处,就是精于猛犸象牙和象骨雕刻手艺,无疑是莅临极寒的冻原之后习得的。

推荐文章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